《武汉:我的战“疫”日记》:大小屏同步播出

2020-02-12 20:09 情感

  2月3日起,央视纪录片频道全天滚动播出的《武汉:我的战“疫”日记》引发不少网友的关注。纪录片中,不仅有驰援武汉的医生护士,还有为战“疫”出力的民众。因处于疫情特殊时期,所有纪录片素材均为“主角”们自行拍摄提供,其中有不少来自快手用户上传的视频。在昨天的纪录片中,展示的就是“憨豆先生”唯一钦定模仿者“Mr.Pea逗逗先生”(快手ID:1102285661)的战“疫”日记。接下来还将有湖北电视台主持人“一崔哥哥”(快手ID:money3829917)崔建宾。

  据了解,不同于以往的纪录片创作,《武汉:我的战“疫”日记》节目在内容制作形式上进行了突破和创新。此次央视纪录片频道特意联合短视频平台快手,以平台海量UGC内容为切口,让更多普通人获得关注。在“大小屏”联动记录真实生活中,主题报道更接地气、互动和参与性更高。

  截至今早8点,战“疫”日记之《逗逗先生篇》在央视纪录快手号的播放量已超2300万。而在昨晚播出当日,《豆豆先生在武汉为中国加油》的微博也登上微博热搜榜,不少网友评论“众志成城,为坚强乐观的人们点赞”“这些看似平凡的普通人,值得被铭记”。

  来自英国的“逗逗先生”是名影视节目制作人,今年1月1日因工作来到武汉。“武汉是座美丽的城市”在朋友的带领下,“逗逗先生”逛了武汉许多地方:楚河汉街、起义门、汉街大舞台、首义碑林、汉阳造……他还拍了不少短视频与快手老铁们分享。由于深受中国观众的欢迎,“逗逗先生”希望能在中国发展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  原计划工作结束后返回英国,但1月底武汉疫情加重让“逗逗先生”决定暂时留在武汉。“我家人和朋友都建议赶紧离开,可我认为这时离开,有可能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。”在朋友的帮助下,“逗逗先生”在武汉租了间公寓,开始了独居生活。

  和普通武汉市民一样,“逗逗先生”每次出门都会“全副武装”,回家后及时对手、鞋子、衣物等进行消毒。为了提高免疫力,他每天都坚持在屋内做运动。尽管独自身处异国还赶上特殊时期,但“逗逗先生”每天都过得很充实。“我最喜欢的是制作正能量的短视频,来鼓励武汉人民走出这段困难时光。”

  在“逗逗先生”的快手上,有他精心创作的为武汉加油视频。“Come on,angel in white!Come on Wuhan!Come on China!”(加油,白衣天使们!加油,武汉!加油,中国!)1月27日晚,“逗逗先生”听到小区很多人在窗口喊话“武汉加油”,他不仅加入其中,还用快手记录下暖心画面并表示:“We are together!”(我们在一起!)。

  这则视频在其个人快手号上获得超300万播放量。“感谢你这么关心武汉,支持中国”“逗逗先生,我们风雨同舟”……感谢之余,老铁们不忘提醒“逗逗先生”要注意身体,出门记得戴口罩保护好自己。

  除日常记录战“疫”外,“逗逗先生”还在不少快手视频中融入英式喜剧特有幽默元素,以轻松的方式为老铁们打气。万能白开水和快乐肥宅水谁演奏的音乐更动听?“逗逗先生”将手指轻划杯沿,最后快乐肥宅曲以优美动听取胜。不少老铁看后留言:“我也试了下,为啥没有声音呢”“逗逗是我无聊在家的一剂良药”。

  为更多人带来欢乐,是“逗逗先生”一直以来的梦想和努力的方向。此刻他身在中国武汉,以记录分享的方式与中国人共同迎击疫情。“虽然我们外表看起来不同,但内心是一样的,我们有一样的心情和感受。武汉加油,中国加油!”

  每个身在武汉的人,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记住这段难忘的日子。“一崔哥哥”崔建宾是湖北电视台一档三农节目主持人,武汉封城后他每天都拍摄1-2条短视频发在快手上,其中大部分是记录他与父母的暖心日常。澳门真人网址游戏

  往年春节,崔建宾都会回农村老家,而今年爸妈则专门从河北沧州提前来武汉陪儿子过年。原本爸妈预计初五左右回家,但疫情让计划泡汤。突如其来的变故,加之整天在家“憋”着,崔建宾的父母一时有些“郁闷”,为了让爸妈宽心,崔建宾经常会给他们找“乐子”。

  崔妈多才多艺,在家时就是广场舞队长,于是崔建宾就拉着老爸一起和老妈学跳广场舞。有时崔妈还会自己在屋里唱戏解闷,最拿手的就是《苏三起解》。崔建宾说:“其实唱歌是一种很好的发泄方式,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经常能听到左右邻居在家唱歌,之前大家遇到这种情况会觉得吵,现在却有一种幸福感,唱的声音越大,越证明他们一切都好。”

  崔爸平时不善言谈,但镜头里却很积极,崔建宾快手上“在家旅游”、“假如可以出门了”等趣味视频中,都有崔爸出镜。事实上,崔建宾上次与父母单独相处这么长时间,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。疫情下意外的宅居,让崔建宾有更多时间陪伴父母。

  1988年出生的崔建宾本来在大学里学习公关事业管理专业,大三时偶然在湖北荆州电视台举办的主持人大赛中脱颖而出,留在了湖北荆州电视台,2012年转到湖北电视台。

  出于媒体人的敏感性,崔建宾早在2016年就开始接触短视频,“一开始还是以看为主”,真正开始用快手做记录是在2019年11月。他觉得快手上的内容更真实,老铁们很质朴,“朴素的表达往往更能激发大家内心的情感和共鸣”。

  武汉疫情爆发后,崔建宾第一时间就想用快手记录些事情。“我的身份比较特殊,既是主持人又身在武汉。我希望能够结合专业性,以一名普通武汉市民的角度,告诉大家武汉现在的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。”

  在崔建宾每天的快手视频下,都能看到许多老铁的鼓励留言,其中大部分都来自外省。“我们很关心武汉现在的情况,每天都会来看你拍的视频”“看见你们能这么乐观,我就能放心一点”“我不在武汉,但还是有点害怕,看到你们在武汉的都能很好生活,让我也充满了希望”。

  为了与老铁们进一步沟通,崔建宾后来干脆在快手开了直播,每晚9点到11点准时开播。“直播间同时在线多是忠实粉丝,每天和他们聊聊天,分享目前武汉的情况,心里就特别踏实。”有时候,崔建宾也会拉上爸妈一起直播,老铁们看见乐乐呵呵的一家三口,也都跟着高兴,“直播间人气很高,有时还能涨一倍”。

  每晚直播结束前,崔建宾都会带老铁们看下武汉的夜景,这是他们不成文的规定。打开窗户,武汉的街灯很明亮,但街道很安静。而屏幕那头的老铁们静静地看着,突然有人说了句“不是滋味”,其他人都跟着回复“武汉加油”

  在一条快手视频中,崔建宾问:“疫情结束后,你最想干什么?”崔妈最想回老家,和老姐妹们一起跳广场舞,而崔建宾自己则想跑到楼下吃上两大碗热干面,然后到武汉东湖绿道跑一大圈。他说:“武汉人有着很浓厚的‘过早文化’,早上,武汉的大街小巷都能看见边吃热干面边走路的人。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。”

  疫情之下,人们最关心的就是武汉人民的现状。而在快手,每天都有许多武汉人在记录他们的生活。此次《武汉:我的战“疫”日记》节目向快手用户发出定向邀约,采用Vlog的主观视角讲述整个武汉在抗击疫情过程中的故事,记录大家守望相助的点滴细节,多角度展现了危难时刻,人们众志成城防控疫情的勇气与决心。

  从五分钟简短的纪录片中,我们不仅看见了前线的战“疫”细节,同时也见证了特殊时期传统媒体与短视频的相互借力:在记者无法到达前线拍摄的情况下,“央视纪录”将快手老铁及其他人的vlog在电视大屏和快手小屏同步播出,以大小屏联动的形式让更多人看见。用户可以在直播间边看边评论,为武汉加油,实现融媒体创新传播。

  在最终制作完成的融媒体系列短视频《武汉:我的战“疫”日记》中,有3集为快手用户的线日播出。在接下来的节目中,我们还可以看到以下快手老铁:和爸妈一起宅家的“一崔哥哥”,在家弹琴的武汉男孩“我是子岚”(快手ID:1102305561),现居武汉的插画师“子义手抄报”(快手ID:ziyichuangyi),武汉市民“武汉老师傅”(快手ID:1462451826),奋战在一线的武汉护士妈妈“桂姐”(快手ID:1679276077),去武汉女儿家过年的东北妈妈“香草”(快手ID:769890983)。

  他们的武汉战“疫”日记有哪些不同寻常呢?每晚7点55分相约央视纪录频道和快手“央视纪录”直播间,让我们一看究竟,一起为武汉加油!

上一篇:海信社交电视云享版发布:无需安装畅玩云游戏 下一篇:短视频之战:2020年内容变革在持续